電子書和電子閲讀器的相關文章

【小說】書中自有黃金甲,修仙人自由自在不困於城中屋


“你以爲,閉上眼睛,就可以看到黑暗嗎?”

丁一的劍身如同一隻幽青色的蛇一樣,悄無聲息而又快如迅雷,劍的尖頭上如同蛇的心子一樣,吐出黑色的霧氣,牽引着劍向對面閉着雙眼的修仙者刺去。

修仙人小說

賈元迅速被劍所吐出的黑色籠罩了。他的雙眼閉上了,但正如丁一所說的那樣,展現在他眼前的不是黑暗。此刻的黑暗,反而屬於圓睜着雙眼的丁一,這個原先的修仙者,現在的來自深淵的暗黑殺士,掌握了世界的暗黑本源力量的破壞王的麾下大將。

是師兄弟也是宿敵

丁一刺向的是他的曾經的大師兄,修仙陣營原碧派的下屆掌門人,賈元。在重創了自己曾經的恩師後,對於挺身而出擋住他的師兄,他也不會手下留情。其他的師兄弟已經死的死,傷的傷,能走動的都一起護着重傷的掌門人宋遠天退到了後山。

如果賈元無法擋住丁一,對於這一派來講,就是滅派之難。沒有人再能擋住這個叛師的逆徒。而對於這個世界來說,修仙的派系也將遭受重大的打擊,五百年前被封在深淵的暗黑力量將再次崛起,統治這個世界。

賈元沒有退路。他沒有退。他仍然閉着眼睛,閉着眼睛的他,看到的不是黑暗,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城。城頭的瓦,仔細一看是一本本翻開後再倒扣的書本。牆上面,閃爍着的是一個個金色的字。這是一個書城

受傷在後山的宋遠天,還在後悔當初的仁慈。在多年前,那場下屆掌門人選拔比武的當場,丁一一連打敗了幾乎所有的挑戰者。當時沒有人懷疑,丁一這個宋遠天的第三弟子,將會是原碧派的下任掌門。

宋遠天把目光投向自己的大弟子,文弱書生模樣的賈元。宋遠天對他沒有信心,賈元最早拜入他的門下,但是喜歡讀書,對於武藝神力之類的修行,總是不上心。但他又不想看到自己的三弟子,暴躁的丁一成爲自己的接班人。這個小孩子他也很喜歡,但是做事情太絕,他不希望他是一個擔任統帥的角色。他應該是一個衝鋒陷陣的先鋒。

但丁一太強大了。其他人無法做他的對手。宋遠天對賈元的目光,甚至連基本的信任和鼓勵都沒有。但賈元竟然就站出來了。

丁一當時也很詫異:“大師兄?你也要下場嗎?我不想傷了你。”

賈元緩緩走下場地,對自己的師弟說:“三師弟,我是你的大師兄,你終歸要贏過我,那樣大家會對你更加服氣的!”

丁一給自己的師兄行了個大禮,說:“師兄,那您注意了。書中自有黃金屋,您喜歡讀書,我佩服您的學識,但打架需要的是黃金甲,不是黃金屋!請!”

城字訣

那一仗就這麼開打了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包括丁一。賈元竟然真的有黃金甲,刺傷了所有的挑戰者的丁一的利劍,竟然無法損傷賈元分毫。

宋遠天當時也驚呆了,他認出這是門派已經失傳的城字訣。他的門派稱爲原碧派,就是指原來的門派名字爲碧霄。城字訣在五百年前隨着封印暗黑力的先輩隕滅而失傳,門派也改名爲原碧,並誓言不回復原來的城字訣,門派不再改回原來名字。

宋遠天見到失傳已經很久的城字訣從自己的大弟子身上施展出來,驚訝,然後大喜。賈元本有意讓着丁一,把掌門位置讓給他,所以故意褪去了黃金甲。丁一本來對自己的師兄很敬重,但這次被壓制後他充滿了絕望,後來又看到師父對大師兄喜出望外的表現,嫉妒心瞬間充滿了他的內心。

在賈元向師父做禮回話的時候,丁一從背後偷襲了賈元。丁一的劍穿透了自己大師兄的身體,鮮血直流。宋遠天大吼一聲,一掌劈開了丁一,趕緊招呼弟子們把賈元擡去救治。

宋遠天後悔自己當時沒有按照門規,對丁一做最嚴厲的懲罰。他把丁一逐出了師門。賈元在躺了三個月後,身體慢慢恢復,並從長老會那裏得到了掌門繼承人的提名。

而逐出師門的丁一,多年來杳無音信。直到這次,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,已經是師門的滅門之災。

***

賈元睜開了眼睛,身上突然啪啪啪地響起,一塊塊如同書本一樣的甲胄生起,閃爍着金色的光芒,護住他的身體,擋住了丁一黑色的一劍。

丁一眼中充滿了恨意,大聲喝到:“城字訣甲胄突起,賈元我今天要破你這招!”

賈元大喝一聲:“丁一!回頭是岸,休再投身暗黑!”

大戰一觸即發。

閲讀更多..
文章列表..
網上電子書平臺精選